Kamoooooo

消失 (4)

    段段鲜活的录音触动了艾米莉的情感天秤,正如一个被案件左右情绪的侦探一般,她开始陷入了这件打破清静巧遇,想捕捉更多的线索。

    艾米莉在沙发上醒来,拾起散落在地上的录音笔。她坐了一会,让自己回到现实中,又看了看面前的录音笔,这些东西打破了她数年的规律生活,日记本也被遗忘了一个夜晚。

   ……

上班,
下班。

   ……

    聆听莉娜·奥克斯顿小姐的故事像是摄入毒品一般刺激,这种精神毒瘾驱使艾米莉更早地回到了家,好让她更快的接触到奥克斯多小姐与她在相遇的部分。

    她了解到奥克斯顿小姐上一年的五月份在她公司附近的一间小餐馆找到了一份打杂的工作。虽然待遇不算丰厚,但她的老板是一个不歧视蹩脚法语初学者的巴黎人,而且在生活上也给了她许多帮助。不过善良却拯救不了城市人的势利, 在剧烈的商业竞争中,他像没了冠的公鸡一样败下阵来,以致这可怜的小餐馆不得不搬到地价更低廉的地方继续生存,而奥克斯顿小姐也因此和老板以及店员朋友克洛伊分别。

    奥克斯顿似乎很想留在这市中心,她相信着这里有更大的机遇和挑战(无论是发展方面还是情感方面)。 结果她也还是在一间便利店打工。而拉克瓦小姐就是这间士多店的常客。

    这或许就是上天的安排。

   【今天她又来了!买了一些蔬菜水果和意大利面,和往常一样。我感觉我的心跳已经没初次见面时那样剧烈了,所以我尝试跟她打了个招呼!】

   【Bonjour!】

   真是个害羞的女孩,我看起来就这么难以接近吗?

  ……

    在第一次臆想的会面之后,艾米莉按下了暂停键。 晚上她一般不会离开舒服的家,即使健身也是在家中进行,但她现在要重新扎起马尾,带上移动电话和车钥匙,激活门锁,驱车驶向那个便利店,去看看那里有没有莉娜·奥克斯顿小姐存在过的蛛丝马迹。

  ……

    夜晚的街道沸腾着光,年轻的声音彼此碰撞。现在还不算太晚,酒吧门外仍有人在排队,拉克瓦有特意地去把目光散播在经过的LGBT酒吧街所有一米六身高的苗条女孩,或许有几个人相似,但艾米莉相信自己看到莉娜·奥克斯顿本人时,心里一定会激起涟漪,而那些女孩并没能让她的目光停留太久。

   便利店或许是附近唯一一间漫出白色灯光的店铺,落地玻璃上贴着一些广告海报,狭小的格局和巧妙的布置暗示着它不愿浪费自己付出的昂贵租赁费用。艾米莉站在门外看不到收银员是个怎样的人,玻璃门上的广告纸挡住了那个位置。

    假如我走进去,看到了一名苗条的女孩,工作服上别着"莉娜·奥克斯顿"……

   艾米莉挥去脑中的幻想,走进了便利店的自动门。

   门外地上的砖块没有留念她微热的影子。

 

 
 

 

今日拍的,以后大概会常传自己的照片。









另外我这么懒,看我文的小可爱们真的很对不起呜呜呜。

消失 【3】




闪烁星光冻住了夜空,艾米莉的车带着凌厉的风停在门口的停车位里,抱着盒子匆匆下车,裹紧了衣服回到家中。

提前开好的空调让整间房子都暖和了起来,她踢掉自己的高跟鞋,让它们恣意躺在门廊中。在通往客厅的路上,她把头发解开,无数细丝懒散地搭在肩上。噢,可算回家了。

自动开启了居家模式的艾米莉先把盒子放在了沙发前的桌子上,小跑到冰箱前拿出今早剩余的蔬菜沙拉摆在盒子旁边,准备在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的同时,消去自己的饥饿感。

好,开始吧。艾米莉坐好在沙发上,把盒子打开,里面井井有条地摆放着文件袋,录音笔,还有芯片硬盘。 艾米莉打算先从文件袋开始,随意塞了一口沙拉在嘴里,她取出了文件袋,轻轻划过顶部,把它打开。

虽然查看别人的私人信息很不好,但是她此时却没有一丝负罪感,因为“这也许跟我有关”的念头让她有些得意。听听别人的故事比看一本书有趣多了。

第一张纸纪录的无疑是莉娜•奥克斯顿的基本信息,上面印着一张照片。

有着橙黄色迷人眼睛的女孩,棕色短发些许杂乱,雀斑洒在鼻梁附近,看起来和艾米莉自己一样的苗条。

“麻烦”是艾米莉得出的第一印象。

有点意思。

英国人,高中学历,21岁,一米六,46千克。她怎么会跑到法国来呢?艾米莉觉得了解得越多,疑问也会随之增加。

她无暇顾及这些疑问了,或许打开录音会能解决这一切。艾米莉拿出了几支日期排在前面的录音笔,对应的时间是深呼吸后,点开了第一个录音。

【噢!指示灯亮了,这样就可以了吗?嗯哼,这里是莉娜·奥克斯多!
唔,今天是八月二十一号,阴天,第一次时光穿梭后的录音。

……

我记得以前常去的cafe已经装修成了一个更大的酒馆 ,但是现在我又回到了它装修前的时间点了。这种感觉很奇妙…但是有些事情需要重复再做一遍,比如去给cafe的克洛伊打个帮手搬运设备什么的,很麻烦 。
…………】

下一支

【……今天的感觉没有那么不适了…穿梭后的反胃感,这大概是怀孕的感觉??

那糟糕的穿梭过程还在我的脑子里阴魂不散,如果在那时我会肚子饿的话,我可以凭借‘咕咕’声来判断我在那里边漂浮了多少个日夜……】

艾米莉忍俊不禁,这个女孩确实有够开朗。

【距离上一次时空穿…噢是时空乱流,已经…一年了,家里人终于下定决心要把我蹿出去住了。

我前段时间定了一张去巴黎的机票,而今天,我就要去那儿旅居一段时间啦!自学5个月的法语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呢……】

不读大学确实是她这样的性子能做出来的事,艾米莉翘了下嘴角。

……在听了数十段录音后,艾米莉终究敌不过睡魔反复的侵袭,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噢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很酷的女人,虽然它连正眼都没看我一眼…她真的很美啊嘿嘿】

看来这段自动播放的语音并没有影响拉克瓦小姐的睡眠,成为了房间中唯一一样发声物品。

桌上还放着只吃过一口的蔬菜沙拉。

寡猎万岁!

自己不过节也要给她们过啊!!


【莉娜有些偷懒了…画得不好】
【奇怪的领带?】

消失 (2)【寡猎】

第二日艾米莉便与博士约好下班后讨论关于时空乱流的事情。

跟随着名片上的地址定位,艾米莉在黑夜笼罩大地前,驱车到了一个人烟稀少的郊外。她下车了,一座二层楼高,黑白相间且没有任何花饰的房子立在她面前,门牌上闪着“温斯顿”几个字母。

艾米莉看了看周围,荒草遍地,房子和路灯似乎是这里唯一的现代设施。这是个杀人且毁尸灭迹的好地方,刺耳的尖叫声也会消散在空气里。她想,为什么会让自己置身不安全的地方。但内心似乎有一种隐约存在的冲动, 牵着她去了解这些事情,她期盼能够得到关于莉娜•奥克斯顿的相关信息。

手持着提包,里面躺着护身的武器,确认一遍武器后,她走向门口,摁下了门铃。 没多久,温斯顿博士便从门后探出头来嚷着“欢迎”。

“我希望这不是什么搭讪的手段或者狡猾的阴谋。”艾米莉警告着眼前面带微笑的人。

“当然不,只为了莉娜•奥克斯顿。”他回答道。

进门观察后,觉得尚且安全,房子里堆满了各种参差不齐,残缺的装置和金属片,温斯顿为此表达了歉意。他先带艾米莉进了地下室,显然这里是他的实验室。

冷光从地下室的天花板上放出,照亮了这个空间不小的场所,许多装置运行发出的微弱嗡鸣传入耳朵。角落的一张桌子上散落着许多纸张,旁边坐着一个头发凌乱的年轻人,看到温斯顿以及艾米莉两人后,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 温斯顿介绍说年轻人是他的助手。

到一张铺满档案夹的桌子前,他们停下了脚步。这无疑是温斯顿工作的地方,毕竟整个地下室只有两张工作台,而助手正伏在另一张桌子上。

“奥克斯顿小姐作为我们帮助的研究调查对象,在这里备份了她许多个人信息以及生活记录,简而言之,我们的研究室就是保护她存在的证明,以防被遗忘。”

“拉克瓦小姐你的住址也记录在她叙述的个人信息中,所以我才能第一时间找到你。” 温斯顿又补充了一句。

“难道世界上只有你们这一个研究关于时空维度的场所吗?”艾米莉对先进科技方面不太感兴趣,她向眼前的男人提问。

“据我所知也许是的,我发表相关论文的时候,他们都觉得我是个疯子,他们不相信这种事情。”温斯顿有些抱怨地回答艾米莉,听到这句话的助手哼了一声表示赞同。

“那给我看看莉娜•奥克斯顿的个人信息吧。”艾米莉直奔主题了。

温斯顿解锁了一个柜子后取出了一个盒子,上面印着那个可怜女孩的名字。

“里面分别是莉娜•奥克斯顿的个人信息表,每日的录音记录,以及部分视频,都是她自己留下的,这只是其中一份备份。”温斯顿递给手已在半空中的艾米莉。

存于心中的些许恐惧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仿佛接过了一件神圣的物品,艾米莉悄悄屏气。

“感谢,温斯顿博士,这个箱子过一阵子会回到你手中的。”艾米莉说。

“你想归还当然可以,不过你可能更想把这些东西留在身边,我还有其他备份。”他回答。

“再见。”
“再见。”

其实她离开实验室前,在温斯顿的办公桌上看到了莉娜•奥克斯顿的一张档案表,上面有一张她的照片。

黑暗早已占领了天空,艾米莉已经启程回家,她开得比平时更快,宣告着她想快点躺在沙发上打开那像潘多拉魔盒一样诱惑满满的箱子。

“真可爱,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用舌头湿润了嘴唇,她再次加快了车速。




【真真真的抱歉拖了这么久… 下章就开始和小可爱交织了!】

消失 (1) 【寡猎】

• AU 轻微OOC




“Dinglinnnn——”

设定在07:00a.m 的闹钟催赶着微醒的艾米莉•拉克瓦,她略带厌烦地取消了闹钟,从双人床上坐起。

好像少了些什么。

冬日的阳光还在沉睡,她打开床头的灯,橘黄的光照亮了敞开在床上的日记本。 她瞄了一眼,昨晚的疑问又浮在脑海里,

“莉娜•奥古斯顿,是谁?”

这个名字听起来是一个女孩,出现在艾米莉•拉克瓦以前的日记中,且与她亲密无间。可是疑惑的艾米莉对这个陌生女孩毫无印象。

艾米莉•拉克瓦没时间思考了,今天的她也是一名部门经理,距离上班时间还有一百一十分钟,她必须做早饭了。

“我做的早饭怎么这么难吃...”

······

艾米莉上班期间发信息问了她的同学、同事,自己父母,但他们都对莉娜•奥古斯顿这个名字表示生疏。

······

冬日的黄昏早早到来,艾米莉下班了,她驾车回家。

熄掉车子,关门锁车,目光一转,发现家门口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士,穿戴的眼镜和白色风衣让他看起来略有学识。

“你好,艾米莉小姐,”

来人见到艾米莉,走向前做自我介绍,

“我是一名物理学家,突然拜访你是因为两天前有一次时空乱流事故发生在你身边。”

“我可不记得有什么事故在我身边发生,先生。”艾米莉向后退了一步,想回忆起两天前自己在干什么,但却捕捉到一片朦胧。

“会遗忘也不能怪你,小姐。时空乱流造成的结果会导致世界线变动,人们会失去与之相关的一切记忆。”

“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 莉娜•奥克斯顿 。”他自信地说道。

艾米莉不禁深吸一口,是那个名字,那个在日记里和她从被搭讪问候到日夜相伴,意乱情迷的伴侣,那个陌生的名字。

“现在你可能一时无法接受这么唐突的说辞,但莉娜•奥古斯顿一直是我们研究所的观察对象,”学士习惯性地托了一下眼镜,“她不止一次陷入时空乱流中。”

艾米莉仍对此抱着怀疑的态度,我怎么会需要伴侣。她会觉得被别人打扰自己的私人生活是一件异常麻烦的事情,对于一个女强人来说,过多的私人情感会干扰到她的成功。她真的会喜欢上一个人吗,而且是一个女孩。

学士注意到残阳下美人思考的神情,她稍微放松点了,于是从风衣内侧拿出一张名片,递到艾米莉跟前。

“艾米莉小姐,天色不早了,很抱歉打扰了你一点私人时间。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想知道关于此事的相关信息,请联系我。”

艾米莉抬头看了一眼对方的眼睛,伸手接过了卡片。学士在她接过名片后,驾车离开了。

她冰冷的目光落在手中发光的卡片上,

“温斯顿 时空维度学博士”

艾米莉把名片放入包中,解锁家门。晚餐是简单省时的意大利面,过后洗澡看书,不知不觉到了睡觉时间。

书本一合,仰头看着天花板,那个女孩真的存在吗,对我重要吗。艾米莉一整天都为这个突然出现的问题感到困扰,女孩是谁呢。

想下去也不会有答案,困倦催促着她离开沙发回到卧室。艾米莉解锁卧室门后,恨不得尽快去享受床的温暖。

目光扫向熟悉的床,

床,

“看来明天得用上那张名片了。”

抽到杰克宝贝
语音喊我妈妈!!!!【捂心倒地】所以就画了一发我的宝贝女儿ww

(你说有点像可爱的男孩子?)

挠下巴乖狗狗////
【这个动作太亲昵了啊啊啊啊啊niceeeeeeeeeeeeeeee 】

【那个不是荷鲁斯之眼啊哈哈我没画错啦 】



【日常画崩手没救了】

挂张昨天画给朋友画的贺卡
啊啊啊啊啊好粗糙啊orz


【啊成人礼好紧张】